<var id="8lztx"></var>

  1. <var id="8lztx"></var>

        <tt id="8lztx"><button id="8lztx"><dd id="8lztx"></dd></button></tt>

      1. <var id="8lztx"><ol id="8lztx"><noscript id="8lztx"></noscript></ol></var>
      2. <var id="8lztx"></var>
      3. <var id="8lztx"></var>
      4. <output id="8lztx"><legend id="8lztx"><dd id="8lztx"></dd></legend></output>
        1. <big id="8lztx"><delect id="8lztx"><s id="8lztx"></s></delect></big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8lztx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nav id="8lztx"></nav>
            1. <del id="8lztx"><pre id="8lztx"><meter id="8lztx"></meter></pre></del>
              <tt id="8lztx"></tt>

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8lztx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8lztx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8lztx"><rt id="8lztx"></rt></var>

              2. 小說排行榜: 總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庫 | 最新更新 | 今日人氣小說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說 | 穿越小說完結版 | 都市小說排行榜 | 玄幻小說排行榜 | 歷史小說推薦
                翻頁 夜間
                梧州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最強時代(一號紅人) > 正文 山間老寺

                第393章:百感交集


                李睿打車回到呂青曼家里,在房間里給宋朝陽打去電話,給他匯報了剛才跟安穎見面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朝陽也很高興,道:“福將,哈哈,你就是我的福將,事實再一次證明了這一點。”李睿說:“這事要感謝北京的莊記者,要不是她跟安穎有著同門之誼,怕是不會有這么好的運氣。”宋朝陽說:“此案因她而起,又因她而終,冥冥之中莫非有天意?”李睿說:“我馬上趕過去。”宋朝陽道:“嗯,速度過來接我,馬上回青陽。”李睿對他的所謂“馬上回青陽”持保留態度,但也沒有反對,答應下來就準備出發。

                呂青曼自然是舍不得他,可是案子有了重大轉折,不舍得也得舍得,好在十一長假馬上來臨,兩人很快就會再次膩到一處,倒也不用在意眼下這些許溫存。

                兩人在門口擁抱吻別,隨后呂青曼送他下去,目送他駕駛一號車飛速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路上,李睿真想去北京路走一趟,見見丁怡靜,哪怕什么都不說,只是看看她也好。身邊美女雖多,但真正稱得上是“女神”的,貌似只有她了。有句話說得好,“真正的女神,不是長得有多漂亮,也不是身材有多好,更不是多么的有氣質,而是你得不到她”,內心對此深以為然。

                論身材,丁怡靜比不了董婕妤;論美艷,她也不如姚雪菲;論氣質,她與袁晶晶大抵相仿,按理說,自己想從她身上得到的,已經完全可以輕而易舉地從身邊這些紅顏知己身上得到。可為什么還是對她念念不忘?

                答案很簡單,因為始終得不到她!

                男人對于女神的貪欲,一旦發作起來,比世界上最恐怖的病癥還要令人痛苦,使人絕望!

                “唉,可惜公務繁忙,要不然一定過去看看她!”

                開出了幾站地,李睿忽又改變了主意,這事又哪有那么重要,耽誤個十分鐘二十分鐘的能影響到什么?再說了,要不是自己從安穎那里拿到了重要線索,這件案子還要吊在半空中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呢。既然自己也算是立下了一個大功,那就偷偷獎勵自己一回吧。反正也沒人知道,就算老板知道,他還能因此責備自己嗎?只要不違背大原則,就還是好同志嘛!

                他很輕易的勸服了自己,往北京路方向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車到距離丁怡靜所在那家肯德基最近的路邊就停下了,李睿沒有立時下車,而是往后望了望,看看有沒有高紫萱那丫頭在后面跟蹤,確定安全后,才推開車門走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沒有走進店里,而是走到以前與丁怡靜說話的那個僻靜角落,摸出手機給她打電話:“我在外面,有時間見個面嗎?”丁怡靜沒說什么,直接就掛了。李睿臉上就浮起一層微笑,凈等著她走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身店長打扮的丁怡靜很快走了出來,兩人對視一眼,盡管只有十數日不見,李睿卻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丁怡靜站到他對面,平靜地說:“你最近很忙。”李睿柔聲道:“嗯,如果不忙,我早就過來看你了。隰縣出了個大案子,死了好幾個政府官員,領導很重視,我也就跟著忙得跟灰孫子似的。”丁怡靜微微一笑,道:“你不像灰孫子,倒像作威作福的官老爺。”李睿笑道:“是嗎?我怎么不覺得?”

                說了這兩句不咸不淡的話,兩人都沒了話題,一時間就沉默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李睿沒話找話的說:“李志超還在追求你嗎?”提到李志超,忽然就想起了楊鵬,就有了聊下去的話題,心里松了口氣。丁怡靜說:“是啊,還是經常打來電話。我反正也沒事,就陪他閑聊。”李睿說:“你要小心,他可能在玩溫水煮青蛙,通過打電話來培養跟你的感情,慢慢讓你對他產生依賴感。等到有一天,他不給你打電話了,你就會想他了。”丁怡靜狠狠地白了他一眼,道:“真想抽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聽她用這種狠巴巴的語氣說話,李睿沒有著惱,反而更開心了,笑了兩聲,道:“對了,楊鵬出事了。”丁怡靜問道:“什么事?”李睿就把楊鵬開麻將館、無意中與黑皮惹上糾紛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。丁怡靜有些吃驚,道:“想不到楊鵬倒是個有種的男人。”聽她贊譽楊鵬,盡管明知道他二人沒有任何瓜葛,李睿心里還是有些吃味,道:“你怎么從來不夸我?我也有種。”丁怡靜似笑非笑的說:“你種在哪?我從來沒見過。”李睿干澀的笑了笑,心說:“我當年為了父親與家庭而放棄你,現在又為了心里那份思戀而追求你,這就是種!”嘴上卻沒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丁怡靜說:“你跟楊鵬最好,他出了這種事,你多幫幫他。”李睿越發的吃醋了,不爽的道:“這還用你說嗎?”丁怡靜出奇的沒有惱怒,反而笑了笑,道:“我要離婚了。”李睿大吃一驚,好懸沒有原地跳起來,訝異不已的叫道:“真的假的?為什么呀?”丁怡靜淡淡地說:“性格不合!”李睿反問道:“性格不合?”丁怡靜落寞的說:“估計我這樣的性格,沒有幾個可以跟我合得來。”李睿問道:“什么時候離?”丁怡靜說:“剛有這個想法,再觀察一陣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李睿聽了個哭笑不得,道:“你到底離還是不離啊?”丁怡靜目光直勾勾的打在他臉上,道:“你有想法?”李睿沉默下來,過了一會兒,有些悲戚的說道:“難道咱倆天生就是有緣無分?”丁怡靜也不言語,只是看著他。李睿嘆道:“我的大姐喲,你要離婚怎么不早點離呢?你早一點離,我不就……”丁怡靜目光忽然變得很柔和,打量著他,說:“你雖然花心,但是人還不錯,我不會害你的,就算離婚了也不會考慮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李睿明白她的心思,她自以為性格極差,誰要是跟她一起生活就是受罪,所以才說“我不會害你的”這話,心里百感交集,道:“你……唉……”丁怡靜說:“目前這樣很好,就這樣吧。”李睿說:“你離婚后怎么過?”丁怡靜大喇喇的說:“一個人過,單身才是最適合我的生活。”李睿道:“好吧,放心,你這邊有我呢。任何時候,任何情況,我都會無條件的支持你守護你。”丁怡靜四下里望望,幽幽一嘆,說:“我想出去轉一轉散散心……等我離完婚,你陪我去!”李睿又驚又喜,道:“去哪?”丁怡靜說:“還沒想好,到時候再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從北京路到宋家這段路程,李睿魂不守舍,全身發燒,心情亢奮得不行,忍不住就要哼起歌來,這一切自然來自于丁怡靜邀他出外旅游,心里惡狠狠的想著:“她離婚對我來說雖然已不是最好的變故,但我大可以趁她離婚后把她牢牢抓在手心里。她不是想過單身生活嘛,那好,我就要做她未來單身生活里面那個沒有婚約的老公,哼哼,走著瞧,我會如愿以償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趕到宋家后,李睿把安穎提供的那個小賬本交給了宋朝陽,又把從她嘴里所了解到的一切有關李強偉孟三金的事情重復了一遍。宋朝陽已經聽他在電話里匯報過了,因此并沒有仔細聽,翻看了下賬本。李睿又指給他看賬本反面那些銀行賬戶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朝陽看完之后愣了片刻,問道:“安穎在哪兒?”李睿說:“她應該是回去了,不過不知道回哪了。市安監局副局長陳剛不是說,她住在省城一座豪華的別墅區里嗎?我現在很納悶,難道市公安局派到省城的專案組沒有去那個別墅區里找她?還是去了沒找到?”宋朝陽說:“這個人證很重要,小睿,你不能讓她脫離我們的視線。”聽他這么說,李睿才恍然想起安穎要自己答應的那個條件,忙道:“對不起老板,在沒有征得您同意的情況下,我答應了她一個條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宋朝陽眉頭一皺,道:“哦,說說看,什么條件?”李睿說:“她要我們答應她,調查組怎么查李強偉都可以,但是不要牽扯上她。她已經決定離開李強偉,不會帶走他一分一毫的東西。我聽這個要求并不過分,而且她知道的都告訴我了,就擅作主張答應她了。老板,我錯了,您批評我吧。”宋朝陽又思慮片刻,道:“想想也是這個道理,既然她把知道的證據都告訴你了,那我們還抓著她不放干什么?重點應該放在抓捕李強偉與孟三金兩人身上。這個條件答應她沒問題,小睿你做對了。你又有什么錯了,你應該是立下大功了才對,呵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說完情況之后,宋朝陽就要回青陽。
                11选5有什么技巧